只会恰奥利奥的萝卜特

杂食,⚠️慎关。没有感情的机器人,CP观很怪。
罗德尼的老母亲,弗兰克研究学家。祖传ooc砸官方脸。

『弗瑞弗』短句、鼹鼠与萤火虫

♢弗瑞弗CP向。

注意避雷,注意避雷。

♢很少真正意义上公开发表弗瑞两位真正意义上爱情的一面,没有更新并不是没有写,一方面是因为过不了审,另一方面怕大家难以接受。

♢翻翻找找决定发这三段我难以解释的片段。

♢这次更新也是因为京西西昨天小窗了我,

    在别的平台看到似乎被记起,来之不易。

    我理解为有摩希望我更新,那就更新吧。






                  『情人与深处的静谧之地。』





                                    短句


               “我赠与你一段悲哀,

                你还以忠诚。


                我情感空空,

                离开剑柄的双手苍白无力。”


                ——《我赠予你一段悲哀》


                ☘️


                “我把你的羞涩收进口袋,

                你看,它我的手中发光。


                砂砾何以征服公平的太阳?


                但我要把手中微弱的萤火

                藏于无人之境。”


                ——《口袋》






                           鼹鼠是天生的瞎子


瑞琪只要伸出他的手,就能感受到弗兰克下颚的温度,指尖能够抚摸到肌肤的每一寸,细软的汗毛。

接着弗兰克会亲吻他的眼睛,蒙上一层纱布使他暂时失去视线,让瑞琪靠着手掌去描摹自己的脸庞。


“是什么让我们都变成了瞎子?”弗兰克亲吻瑞琪的掌心,他们的理性难以去否认爱情的盲目,也许他们生来当是鼹鼠,有着并不好的视力。身体那颗情欲的种子终于受到滋润开始发芽结果,敲定了对方在心底的重量。


“我想你明天会剃胡子。”瑞琪摸到弗兰克的胡子冒出了苗头,青春期让他体内的雄性激素兴奋不已。


“要是你喜欢,我可以留着。”






                             害羞的萤火虫


水面倒影着瑞琪的模样,他把头盔脱下,跪在地上掬起一捧洁面的水。

他已经很久没有照镜子,于是瑞琪把双手插进水中,闭起疲惫的双眼,他的指尖在水底勾起,沿着水纹的阻力抚摸刻在内心最深处的轮廓,只有路过的小虫才能发现他嘴角细微的弧度。


“瑞琪。”


马奇诺营地的同伴在龙背上叫喊。

把瑞琪拉回了现实,萤火虫被人声吓得熄灭了尾部的光亮,灰溜溜地钻进湿漉漉的草丛,雨滴泛起涟漪把瑞琪的影像撞得粉碎。


“该回去了。”


夏虫没有因此停止鸣叫。


“好。”瑞琪举起手臂回应,手帕擦干了他的双手,还有他睫毛上的水珠和沾湿的刘海。他的龙背上满载猎物与晶石,俯身准备好要张开他的翅膀跃起。


龙吟的远去把平静还与湖泊,

四处微弱的光亮重新闪烁。







♢最近一直在细品,一段话:


    “诗意不在词语中,在于字里行间产生的

     在那些停顿和欲言又止中。”


这段话的范围很广阔,同时也能阐述这对我心里弗瑞弗这个对CP最精髓的一面。这也许跟很多人对于“弗兰克”和“瑞琪”这两个角色的感觉不一样,理解更是大相庭径。在我心里他们之间的情感相比于别的CP,更多的以一种“习惯”,在沉默中产生,又在沉默中消散。所以有时候也会让瑞琪不知道怎么去描述他自己对于“爱情”的看法,因为那不能用词语描绘。

它是一种幽幽的,蕴含所有力量的感觉。它不同于舞刀弄剑,不同于斧子劈下木头会使其分离的具象。




评论(6)
热度(27)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