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会恰奥利奥的萝卜特

杂食,⚠️慎关。没有感情的机器人,CP观很怪。
罗德尼的老母亲,弗兰克研究学家。祖传ooc砸官方脸。

『弗瑞弗』履霜之戒

弗瑞弗CP向,请注意避雷

♢白话文学家,私设巨人,请多包涵!

♢还没抓错字和逻辑,大家就看个乐。


♢概述:

    瑞琪和弗兰克上位前挫折训练经历的迷茫与决心。


▷《履霜之戒》◁


弗兰克原本梦想并不是当会发光的大英雄,在摩群中当调和剂是他舒适的温泉,这名年轻的骑士又何曾想过哪天重任真的落在自己肩上。


他永远不会知道另一个位面中代理团长弗兰克的一段切实发生的现实,会投影在骑士弗兰克的考核中,那天他比瑞琪先从困境中苏醒,双目迷茫地望向红发菩提和克劳神父,心中产生无数疑问梗在喉间。


他所敬爱的导师只是如同往常一般将手掌放在自己的头上拨乱他的毛发,这名英雄的磁性的嗓音总是能令人舒心。


“辛苦了孩子。”


要经历考核的骑士中弗兰克和瑞琪被困得最久,所创造出来的无限难题越走越深,还在冒着冷汗的瑞琪紧闭着眼眉,拳头早已捏碎掌心里的空气,他精神上的耗能已经完全超越预想。


他想去触碰瑞琪,被神父的眼神制止了他的前摇动作,隐藏至深的笑容不禁让他打了个寒颤。他明白规则需要经历考验的骑士独自突破极限,亦或是在灾祸面前低头认输,才会被创造现实的幻影松手。


不可否认弗兰克对幻影所创造出来的虚假现实笼罩,面对盔甲思考过自己能否在天真的塌下来之后能够冷静处理。


瑞琪最终在一场平静的神情中慢慢睁开双眼,环顾四周,已经通过考核的骑士们已经离开得所剩无几,室内点燃的蜡炬预示已经来到了夜晚,瑞琪整理了思绪才松下一口气。


他被红发菩提搂在怀中,同样地拨乱他金色的毛发,他同样以拥抱回馈给他的骑士团长和养父。


弗兰克想,或许只有菩提团长能够清楚瑞琪经历了何种幻像,亦或是在自己经历的现实一样他以生命为代价去换取更好的结果。


瑞琪也对庄园会毁灭的幻想同样深信,方法未来对他的预警,瑞琪用信念靠着自己的努力要做到最好,以此来克服对未知如临崖壁的恐惧塑成了他的强大,扎根在内心的柔软未被催熟。


“瑞琪”,弗兰克在夜色下向他未来的团长伸手,想要他不要再沉溺在无尽的苦想之海,“你尽可以相信我。”


他们更像是一面镜子去反射双方身上的光芒,把自己看得更清晰,照映出身上的每一处缺陷和优势,更让各自成为其本身。


瑞琪接上那只把他从草地上拉起的手掌,倒是把弗兰克拉到了草地上滚了几圈。


“你开玩笑的功夫长进了。”

“今天再多停留一会吧。”


弗兰克应了瑞琪这不常见到的模样,拍拍身上的枯草和尘土,同他一起仰望星空。


“就算是黎明天也不是纯黑色的。”

“有月亮,有云,有粉尘……还有我们的眼睛。”

“说不定那时候还能看到日月同辉。”


“那首歌怎么唱的?弗兰克。

空中飞舞的风筝啊,请你别停下……”


空气传导瑞琪的声音很干,经历过了变声期已经成熟的嗓音每个字都努力地撑在合理的调子上。


“飞往大海,飞向高空,

  一个孩子在望着你阿——”


“对,就是这首。”


他们在那天挫折考核之后,冷静了许久才交换了命运之门里被投影在内心的困境与恐惧。


弗兰克说他遇见到了瑞琪如同离世似的失踪,连肉身都消失在了世界上,一切重任落到了他肩上,等到事情一件件得以解决,精神平静下来后才感觉到巨大的悲伤笼罩,他最后得以离开那般境地还是对幻影低头。


瑞琪的幻影里仿佛世间上所有的鬼魅都被他在梦境里斩杀,他还遇见了亲人的离去和崩塌的城邦如同末日。只要还有一位所要守护的居民存活,他就会仍然会战死在血泊之中,哪怕之后再也没有文明去为生灵会谱写悲歌。


“那个望风筝的孩子最后怎么样了?”

“风筝又怎么样了呢?”

“谁又知道呢。”


如果瑞琪是锋利刺眼的刃,

那么弗兰克如同剑鞘。



『  空中飞舞的风筝啊,

     请你别停下!

     飞往大海,飞向高空,

      一个孩子在望着你阿,

     在暴风雨中,你高扬着翅膀,

     别忘了回来,回到我的身边 。』



那次前哨站遇袭的意外令弗兰克脱下了副团长的盔甲,这居然让他内心的恐惧减了半分。弗兰克不得不承认在某个时刻他为疑虑逃避过,平日那口头耍花腔终究骗不过瑞琪的眼睛,对方会给予他空间和时间等待他挣扎后的结果。


蝗虫事件后荒唐接踵而至,骑士团做出了把前副团长的旧盔甲改成符合天外来客的体型借送出去的决定,已经预兆着危难降临。


“盔甲能够发挥它的作用才会有价值。”

回应给瑞琪的文字上他没有挽留陪伴过他的盔甲,这已经是发生在去年七月的往事,哪怕身穿相对于盔甲而言更为轻薄的野战服,也让弗兰克直感夏日的严酷。


红龙被困在古城中经历无数次重生都无法被打败,就像被附上不可毁灭的诅咒一般,它每次停歇后又会以同样的姿态对入侵者发出震耳的怒吼。


黑森林的草木为之颤动。


一切都被时空旅人带着秘密同那红龙在顷刻间消失在废墟之下,戛然而止的现实没有让尘埃落定,反倒让所有的恐惧活在了缄默之中,如同乌云密布的雨云酝出闷雷。


“阴影只会被光芒改变投射的方向,

它永远不会消失。”


弗兰克行走在黑森林潮湿的草面,细雨落在盔甲的表层,这比穿野战服时要更加沉重。再一次换上副团长的盔甲,不论他曾经如何打趣骑士团盔甲和自身并不匹配,如今这冬日冰冷、夏日闷热的盔甲仍装备在他身上封印了随性。


那天外来客不再为饱餐而奔走,营中的点心现已经不能缓解紧张的气氛,从这名小摩尔的神态里弗兰克已经无法看到自己准备的那几个没品玩笑所回馈的成效。


他更怕这阴霾同样会在营中扩散,未知的压力不知何时会让理智失性。何况体验过那挫折考验中的困境,能做的一是在困境临前做好充分应对的准备减少损失,二是在悲剧发生后能尽快调整军心。

异时空的漩涡不久前为庄园带来了妮娜,她的存在甚至比瑞琪更强大,更是位身经百战的勇士,这些在弗兰克看来更是把心中绷住的弦拉得更紧,命运之神不会纵容任何一面,前路面对的究竟为何。


伤者的产生令一切更不容懈怠。




♢♢


四一五官方剧情:

我过度解读骑士弗兰克的品格被妮娜姐姐所承认,有他的地方会令摩安心多一些。

又做饭又巡逻辛苦小弗嘞!



(图源B站,南瓜蒙布朗)



♢♢


1.来自乔乔的云评论。

2.《弗瑞弗摩的自省》


3.履霜之戒:走在霜上知道结冰的时候快要到来。

   比喻看到眼前的迹象而对未来提高警惕。


4.文段中的歌曲:《Cerf volant》(风筝)

评论(2)
热度(19)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