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会恰奥利奥的萝卜特

杂食,⚠️慎关。没有感情的机器人,CP观很怪。
罗德尼的老母亲,弗兰克研究学家。祖传ooc砸官方脸。

『弗瑞弗』春风初雪不相识

♢【没打完】

♢弗瑞弗向,注意避雷。


❄️


前哨站的小野猫伸出舌头尝到了初雪,它温热的小舌上雪一瞬化成水滴,惹得这小猫同飘雪作了无谓的斗争,张牙舞爪。


奈特看到小猫的模样止不住笑意。


平静不如昔日单纯,初雪如期而至不识情。


异常来源那山坡上鸢尾的盛开分不清春冬,这初雪也落到了瑞琪团长的金发之上,在绒毛上停驻,夜晚也会随他入梦。


❄️


『  我生命里有一缕阴深的苦恼

      颤动,它不叹息,也不抱怨。

      我梦里边雪一般的花片

      是我寂静的长日的祭祷。


      但是大问题梗住我的小道。

      我变得渺小而凄凉

      像是走过一座湖旁,

      我不敢量一量湖水的波涛。

                     ……                              』


❄️


鸢尾花海边缘不见雪,吊桥的另一侧连接着温暖的草地,他踏进这吊桥之上把云雾挥去,驻守的骑士脸上充满了惊讶。


“您是那位……瑞琪团长?”


像是见到了不可思议之物,这些穿着相同盔甲骑士们对他有些恍惚与陌生。而这片土地上带来的温暖,同方才站岗时感到的寒意不一,徐徐暖风前来拨动瑞琪的金发。


“瑞琪。”


一声熟悉不过的声音把瑞琪吸引。

面前的骑士为他让出了一个缺口,他被同样穿着红色披风的骑士紧紧拥在怀里,仿佛遇见的是一位许久不见的挚友。


“弗兰克?”

“抱歉。”弗兰克团长给把瑞琪身上的雪拍走。

瑞琪只见他的毛色很浅,同自己所认识的那位弗兰克有些差异,他眼神里的光芒有些暗淡,同眼前春色不相融洽,仿佛经历了许久的冬天。


☘️


团长办公室的铁片门牌边缘积了锈气,与红木的门板相连接,弗兰克沏上一壶茶放在了瑞琪面前,边上还为他准备了浅绿色的点心。


这名弗兰克团长与瑞琪自己认识的那位挚友不一,除了房间里的空气会含着甜点香甜的气息,相比之下似乎没有同手下骑士随意开玩笑的习惯,神色更为沉稳些。


破旧的老录音机被弗兰克按下了暂停键。






——11.7

……

…………


😂

评论
热度(18)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