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会恰奥利奥的萝卜特

杂食,⚠️慎关。没有感情的机器人,CP观很怪。
罗德尼的老母亲,弗兰克研究学家。祖传ooc砸官方脸。

『弗瑞弗』寄一勺春水

♢弗瑞弗CP向。

♢第三方角度,短打直发。

♢食前必须了解:文艺骑士——阿尔文 



❄️


雪融之际的春天总是格外暧昧。

庄园里会下好几拨春雨,前哨站那棵枯树下的湖面飘来一个瓶子,没有落叶的遮盖,在雨后的阳光照射下格外耀眼。


骑士阿尔文取了小网,把那瓶子捞起。


瓶子里只有一滩水。


瀑布似的情感席卷他的内心,骑士阿尔文落下了眼泪。了解他的同僚看到此景,拍了阿尔文的肩膀,让他同那玻璃瓶分开,“你怎么了?”


“一种猛烈触动……”阿尔文擦了眼角的泪水。


“还以为是一些危险的东西。”骑士拿着小瓶子在眼前摇了摇,“能让你感受到器物的情绪,这水难道真的有什么异样吗?”

阿尔文摇摇头,“那不是侵占性的情感,更像是寄予对所爱之事物的思念。”

“好了,这个瓶子你暂时不能碰了。”


从被情绪干扰走出来的阿尔文早就已经在内心设了一堵墙,以免外界的不良情绪影响生活。从阿尔文接触这个小瓶的那一刻,里面的水就像是回暖之际渗透墙面的水,黏在了他的心坎之上。好奇心使他他想要了解更多,这个主人到底经历了什么,才会让这思念之情轻易绕过自己设下的防备?


他想起了那天秋冬之际热牛奶的气息弥漫,在焰火旁感受到的凉风。


借着月色点了灯,阿尔文下床去找那一只玻璃瓶,想要揭开这一谜底。


骑士阿尔文深吸了一口气,慢慢吐出,打开那一个瓶盖子。比起想象中腐水的味道,他闻到的更多是青草的气味。慢慢把内心墙上的砖一块块卸下,去感受这滩水传达的情绪。


在影像中他似乎看到了熟悉的黑森林,断桥前的迷雾,穿着盔甲的骑士向黑森林前进。骑在白马上的摩尔面容模糊,只记得那一袭金发,红色的披风随风飘动。

一切戛然而止,剩下潮湿阴冷的气息。


那年夏天之后,无数昼夜更替宛如快进的影片,黑森林与前哨站的天空过了好几个春秋,最后停在了冬季。那里有一个穿着团长盔甲的蓝色摩尔,时常会在夜里望向断桥的另一边,有时候他会带上一个望远镜去看对面的景象。


他的毛色很浅。


有一天的雪不是很大,他扫了一块空地,架起了天文望远镜,看着说明书自己在那组装望远镜,也不知是谁向他借的。

那天他离开得很晚,直到雪落满他的衣服上才离开。

之后又是平常的昼夜,冬天不知停驻了多久。


“在这种极端 天气下种下的种子会发芽吗?”阿尔文不禁提出疑问。


“你感受到了雨水的气息了吗?春天好像要来了。”

那名骑士拿着一个小玻璃瓶子,舀了一勺雪进瓶子里,仿佛是对雪堆旁边的新芽说的。

那晚升起下弦月,经历一夜春雨。


寒冷之气仍未消散。


次日阿尔文在桌上醒来,一切仿佛一场梦,他手里紧紧握着塞子。

玻璃瓶子里的水消失了。


一种久久难以平息的情绪在他的心头环绕。


“他在等待什么?”


❄️


弗兰克在春天即将来临的那一年,

把装了一勺冬雪的玻璃瓶子扔下了悬崖。


——是悬崖太深,

——山谷没有听到玻璃碎裂的声音。

——也许是积雪太厚,

——把瓶子埋在了柔软雪堆之间。


❄️——❄️


取自《人间食粮》:


“我不喜欢雪,”洛泰尔说道,“那是一种神秘莫测的物质,还没有在大地上扎根。我很讨厌雪那种刺眼的白光,把景物全埋没了。雪又那么冷,拒绝生命。我也知道,雪覆盖生命,保护生命,但是要等雪融化了,生命才能复苏。因此,我倒希望雪是灰色的、脏脏的,半融化状态,差不多跟雨水一样浇灌植物。”


“不要这样说,雪同样也很美。”于尔克说,“雪只因爱得过分而融化的时候,才换上一副愁苦的容颜。你特别喜欢爱情,才愿意雪处于半融化状态。其实雪在得意扬扬的时候,才显得非常美。”


评论(3)
热度(35)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