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会恰奥利奥的萝卜特

杂食,⚠️慎关。没有感情的机器人,CP观很怪。
罗德尼的老母亲,弗兰克研究学家。祖传ooc砸官方脸。

『弗瑞弗』契约与幻影

♢弗瑞弗介于CB与CP之间的那种感觉。

    我讲不清楚……

♢注意避雷,以免误食。

♢私设很多我都数不过来。

♢就8.8幻影骑士剧情相关脑嗨。


笼罩在迷雾之中的森林,幻影经过之处会有花瓣凋零寸草不生,说是怨灵汲取了植物的生命。在旧书上描写那幻影一度只是一团黑雾,会吸食亡灵的执念,不论正邪。


“为救人而被吸食的亡灵,身上阳光之气散落于草间,萤火草会吸收着代表希望的成分,成为森林里指路的明灯。”


🍂


弗兰克教官身上绑着绷带,为了掩盖他穿着比以往多了一件黑色的汗衫,小罗德尼不时闻到膻腥的气味,却寻不到出处。每望向总教官,似乎在耳边看到他的汗液挂在阴影之处。


昨夜营内的教官看到了不远处的信号弹几乎全员出动,学员们被留下的其中一位教官管理。强森恰好知道这些事的一切,教官的伤口处偶有黑雾显现,在血液里暗流涌动,凭着他强大的精神力支撑着。


跟强森同寝的小罗德尼发现了他夜半骑马赶往前哨站汇报情况。


前哨站团长的寝室门急促的敲门声没有被掩盖,瑞琪团长听了强森汇报的情况,霎时拍桌要动身前往营地,比起怒火更多是对伤员的担心。


昨夜的心悸使瑞琪难以入眠,似乎还有什么声音在耳边低语,呼喊一个他不知晓的名字。


在弗兰克离开青年营前夕,曾让克劳帮他们定下血契,在精神力无法支撑的情况下会被对方感知到。这也是他们战士之间情报互通曾经会用到的古老方法。

这会让相连的战士第一时间感知到对方的身体状况,做出下一步判断。

他们用刀子划过掌心,紧握住伤口,通过法师的咒语血液的一部分嵌入对方的身体,越强大的战士伤口愈合得更快。

甚至是无意间伤到的手指在放松的情况下被对方感知,偶有在书信上问候,于私是对对方松懈发出警告。


“弗兰克教官说,那并不是很深的伤口。”强森直观地感受到了瑞琪的心情,“他已经处理过了。”

“奈特”,瑞琪说,“替我去一趟青年营,带上这个,弗兰克会知道怎么用它。”

瑞琪在抽屉里拿出一个小的装满金色粉末的瓶子,这是在鸢尾花上提取出来的花粉,他从来没想过居然会有用上的一天。

强森最后没忍住把真相说出来。

“弗兰克教官受的伤,伤口在这个位置”,强森比划了一下第七根肋骨的位置,“奇怪的是黑雾一直没有消失,细看能看到它隐隐透过纱布显现。”


失眠的根源似乎找到了,只是偶尔在深夜梦魇惊醒,醒来之时心脏疼了一瞬间后冷汗直冒,除了失眠外的耳语,食欲下降之外,其他并无异样。

他推断出是对方一直紧绷着精神,限制住血契另一方的感知。

以往对方无关紧要的伤痕,瑞琪只是感觉的到被肌肤上似乎被蚊子叮咬。


🍂


“金色的鸢尾花,轻轻发芽吧。”


弗兰克把粉末撒在伤口上,念着瑞琪嘱咐他背过的咒语,伤口慢慢愈合传来的瘙痒令得他慢慢卸下精神上的防备,有些失神。

他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也许是一小时,也许只是几分钟。

在他醒来拉开营里的帐篷,奈特还没有离开青年营。趁着教官帐篷营外没什么摩尔,弗兰克只见奈特环顾了一下四周把手套脱了下来,感觉到一丝危险的气息。

凭着直觉和战士肌肉记忆,弗兰克挡下了奈特往自己脸上揍的那一拳。

“这是团长的附赠手信。”奈特把手套重新戴上,“你的理由真是烂透了。”

“哈哈哈。”弗兰克笑得像个二傻子。

“你怎么会松下了警惕让危险靠拢。”

弗兰克开口,讲述了那天的状况。


“心生恻隐不要成为身为一名骑士的软肋。”奈特听了之后复述着团长说过的话。


🍂


在一次营地转移的时候,偶然发现了黑森林的道路上有孩子发现了一些腐败的植物,两旁长满了萤火草,那条小径刚好是一个不是很大型的野兽拥有宽度。

弗兰克在夜里带着强森去一探究竟,受着萤火草道路的指引,在路的末端看到了一团身穿盔甲的摩尔在巨石上啜泣。


弗兰克把武器藏在身后,似乎惊扰到了那副盔甲,它转过头来是一团黑雾,中间的五官是蓝紫色的光斑构成,它似乎非常悲伤。

“您是来自庄园的骑士吧?”

那团黑雾说道,声音极其温和。


“你是谁?”

“抱歉,我暂时忘记了名字。”那副盔甲说道,“在努力回想我是谁,我的记忆似乎被什么阻碍着我去回想。”

“你看起来不是一个摩尔。”弗兰克同那幻影保持了相当一段距离。

“我没有去河边照过我的面容,我只会在一天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醒来,通常是月亮悬挂在树梢的时候。”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在这附近我偶然闻到香甜的气息,这阵气味似乎能令我想起些什么”,说到这里,弗兰克和强森感觉到这团黑影的眼睛附近黑雾涌动得极快,仿佛在流泪。


“你也是一名骑士?”强森小心翼翼地发出疑问。


那团黑雾抖动了几下他的盔甲,“我的记忆暂时止步于此,恐怕是有什么执念难以让我的灵魂得以安息。”

他明知自己是已故的摩尔。

“你知道荣耀之歌吗?”那副盔甲甚至哼起了旋律,“走上骑士这条道路教会了我很多,也似乎让我错过了很多陪伴亲人的机会……”


听了这位骑士的话,弗兰克在口袋里拿出他不离手的口琴,奏起荣耀之歌的旋律。海顿也因为听到了口琴的声音,出现在了他们身边,跳到了强森的怀里。

“我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这样的旋律了,以前我们总是一个军队唱起这首歌,有唱不上高音的骑士,会被能唱上去的骑士填补音部的空缺。”


“这的确不是一个摩尔能诠释完成的歌。”


“难怪口琴的旋律这么悲凉,这让我又勾起了一些事情的回…忆……”那副盔甲的话语越来越不清晰,并且伴随剧烈的颤动。

弗兰克抓到了危险的预警,下意识把强森护在身后。

那副盔甲脸上的光变成了红色的那一瞬间,发出刺耳的嘶吼,朝着四周射出了一股冲击性的气流,黑雾把弗兰克躯体的撕裂出一些伤口,并不足以致命。

他捏紧了武器,把强森推到巨石之后,上前想要制服那正在嘶吼的副盔甲。


瑞琪感受到心脏附近传来一阵疼痛,惊醒后冷汗直冒。在燥热空气中他下床喝了一杯冷水,看到边上的闹钟嗒嗒地指向三点十五分。


慢慢那阵心悸经历了半个小时之久才慢慢褪去,瑞琪这才松了一口气。他已经忘记作了什么梦,只记得一个声音在耳边说道,“是希维尔,我记起了她的名字是希维尔。”


营里的其它教官已经把那副住着幻影的盔甲禁锢住,黑雾似乎暂时躲进了那副盔甲本身。营内一位曾在克劳那研习过法阵的教官把盔甲埋在地下,用法阵先束缚了盔甲的灵力,因为积攒的时间过久其本身都是强大的存在,只不过没有触及到发生危险的状况,提醒弗兰克总教官要尽快在短时间内转移营地。


🍂


克劳神父听闻此事,已经尽早前往了事件发生之处,同青年营开会商讨要另辟营地即刻动身。并且会议决定,先把营地转移到浆果丛林旁的雪山中部。

这次事件只把总教官受伤的事情隐瞒,用危险向学员们发出警告,第无数次警醒学员让他们在离开营地永远不要只身一人,保持安全。


瑞琪派出了奇袭小队根据此事进行调查,最后得出了那团幻影所会经过的特殊路线,经过几番试验确定各种情况发生都不会影响幻影骑士的行迹才通知了青年营。


在部队临行前瑞琪亲临还在雪山上训练的青年营,再一次嘱咐了那句,“不要让偶然心生的恻隐成为自己的面临危险的原由。”


私下在帐篷里狠狠训斥了一趟弗兰克。


“幸好那次事件就你是唯一的伤员,你叫我怎么交代?”瑞琪皱着眉头。

弗兰克拉开自己的衣服袒露出曾经被幻影袭击所伤的部位,“你看嘛,一点痕迹也没有耶。”

“那天晚上,我在睡梦中感觉到一阵剧烈的疼痛,心跳止不住的跳动的感觉我不想再经历第二遍。请照顾一下跟你立下了契约的摩尔,问问他的感受,更不要以为命现在只属于你自己。”

瑞琪收起方才严厉的语气,把挚友拥入怀中,“我的意思是,不要再以身犯险。”

“你也是。”


♢教官出场的余震让我用笔过猛,不小心让frank再一次犯下没必要的过错。

♢直发,不定时删改。

评论(13)
热度(64)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