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会恰奥利奥的萝卜特

杂食,⚠️慎关。没有感情的机器人,CP观很怪。
罗德尼的老母亲,弗兰克研究学家。祖传ooc砸官方脸。

『弗瑞弗』月深时见鲸

♢弗瑞弗CB向

♢写在前面,避免误食。


夏日正逢炎热之际,阳光透过斑驳落在孩子的身上,蝉鸣声中一群孩子决定着玩什么游戏消遣。


“弗兰克,来捉迷藏?”那其中一个孩子喊正坐在树底下正想入睡的弗兰克。

“好啊。”他揉了揉眼睛,心里想着该找个什么地方睡午觉。


在这个孩子们百玩不厌的游戏里,每当弗兰克获得藏的那一方的权利,胜率几乎为百分百,在游戏方面显得格外认真。只有瑞琪偶尔在他的藏身之处碰见过。

他们总能在奇妙视角点对上焦。

每次被瑞琪发现,他都要拉上瑞琪挤在一起,确保他能够完全“保密”。那个金发男孩也只是说了他几句,才不想陪他等到夕阳下山。


这天弗兰克爬上一个找甲虫时候发现的树洞里,作长梦一场。这天没有瑞琪的偶然相遇。

原本打算是醒了就去跟弟弟们认输,不料他错过了时间,那时月亮早已经挂在黄昏。


孩子们最后果然找不到弗兰克,都离开了那片树林。

他们路过了菩提团长的院子看到瑞琪在挥剑,提议让弗兰克加入游戏的孩子跟瑞琪无奈讲了一番作此告别。

瑞琪说他肯定又是在什么地方又睡着了,跟菩提导师报告了一声,提着小灯去找弗兰克。

他找了以前那个家伙爱去的藏身之处却不见踪影。

瑞琪开始怀疑那家伙是不是真的遇上了坏事,为了避免这种想法的诞生,开始在脑子里寻找解决方案。


想起来那家伙对自己说,“你要是哪天找不到我,就大喊我的名字。要是我还没出现,你可以唱我最喜欢的歌,让我知道是你找不到我,可能当歌曲接近尾声我就会出现。”

瑞琪笑他,“你脑子里装的什么心思。”

没等他讲完,弗兰克已经在他耳边哼起了他并没有听过的旋律。


瑞琪深吸了一口气,要把堵住喉咙的气流吹出,正当他要开口,似乎又被什么堵住了。


『他到底喜欢什么曲子?』


在脑海搜寻了半天。

弗兰克训练的时候总会在他旁边哼着小曲,有时候甚至是皇宫晚宴里正在排练的曲目,那家伙的确会被母亲抓壮丁混进乐队奏乐。


“在这光芒闪耀的大地

摩尔拥有智慧勇气

不怕孤单……”


“一起并肩作战。”

瑞琪听到了树上传来熟悉的嗓音作了他的和音,瑞琪本能抬头望,只感觉到脑袋被敲了一下。

“没想到瑞琪真的会记得别人承诺过的这么些不切实际的话。”弗兰克从树上跳了下来。

“你啊……”瑞琪摇了摇头。

“知道你在担心我了,”弗兰克拍了拍身上的灰,“原来瑞琪也会相信奇迹这种东西。”

瑞琪皱了眉毛拍了一下他的头。

“萤火虫。”

弗兰克叫瑞琪看周围。

放眼望去,在草丛之中隐隐的微光闪烁,把林子点缀得格外动人。趁上夜空,两位少年在天边看到了庄园曾传遍一时的怪谈。

天边会若隐若现的鲸鱼,生命会被赐福去经历一场意想不到的奇迹,两位少年却没有听到鸣声。


“谁家的白白鲸线断了?”

弗兰克只是想说点什么打破一下气氛。

“可能吧。”

“我……相信奇迹会降临。”弗兰克说,“至少降临在你或者是我身上,我们可是怪谈见证者。”

天边传来一声空灵的鸣叫声。

“他是在回应我们吗?”

“不知道。”

仿佛大梦一场。


从梦中弗兰克仿佛听到一阵巨兽的鸣叫声,冒着冷汗惊醒,爬起来从前哨站的窗台上。在天边那条熟悉的龙从一个点缓缓具象化,一点点靠近。

“我们的瑞琪回来了。”

跑去推醒跟自己同寝的士兵们。

他只是想欣喜地告诉随便任何一个人——

“他回来了。”


被推醒的士兵带着些许起床气,一个个被自己的上司双手爪巴爪巴乱发,弗兰克还一边说教他们,“你们得好好整理整理你们自己!”

“原来又到夏天了。”一名士兵说。

跟弗兰克同寝的士兵每年都要经历一次,被代理团长撸头发的经历。


盛夏之际蝉声扰人。



——

♢把偶然想到的一个梗和两个梗拼凑到了一起。

♢上述难免会前后不协调。

♢感谢您的时间,食用愉快。

评论(7)
热度(34)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