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会恰奥利奥的萝卜特

杂食,⚠️慎关。没有感情的机器人,CP观很怪。
罗德尼的老母亲,弗兰克研究学家。祖传ooc砸官方脸。

无端联想……


猎人m这角色定位的一些一些……

官方给他站桩台词说他周游世界。自冒险家夫妇失踪,离开因为“使命”祖祖辈辈要一直守护的地方。


*身上带了一盏灯和一把猎枪。*¹


要是他没有写日记,没能幸运地回到庄园,反倒成为了森林里的一堆沾满泥土败叶的白骨。最后一位能够记得他名字的就只有他自己了。


没有查到官方资料有什么实质的证明能够证明他的家族是“骑士”的标志。


*¹官方时报《猎人m归来》

『三一三』“诚挚地感谢你。”

♢水一水,不端水。

♢这玩意儿比较傻。

♢会比较雷……

♢不建议观看。

♢🙀

♢弗瑞弗含量表面比较高。


♢瑞琪、弗兰克、RK(?)


黑森林阴暗潮湿的夜晚,特别由春入夏,再精致的包装纸在其中都会变得潮湿露珠沾满表皮。

瑞琪是在这天的深夜拿到属于他的礼物,这份礼物来自于同样是在时空回廊里漂泊,只得安家于浪潮中的RK。


回忆不断粉饰过往,即便很少谋面。


龙吐出一团火焰险些烧到了弗兰克教官身上的摩毛,他把干柴扔进焰火,被贯穿头尾的鱼插在了四周。


瑞琪摘下他的面罩和黑色的斗篷,露出他耀眼的金发。只见龙又像只犯错的小狗似的...

只能说,

创造是赋予生命的另一种形式。

不论观众接受与否,也是赋予其命运的一种形式。


假象和表达都是把自己的内心描绘出来。


人们对于所喜爱的角色所雕刻是远远超过了角色本身所处的世界,只是更想看到他“去成为”这样的形象来满足内心最原始的欲望,而并非他们自己本身的模样。能感受到所表达出来的爱是真的,期待也是真的,失望也是真的。不过是方式不一样,有的选择去接受他,有的选择去否定他,后者很难再用新的眼光欣赏其本身的存在。


世事本身无常,何况其本身已经注入了新的灵魂,新的丝线,新的脉络,所体现出新的情感。

血液是新的。


延续下去,继续活着。

🤪

大茄子比小摩摩大好几圈……

最近一直在搞小警员和大茄子。

手游官方待小瑞真的是亲儿子,

同样是木剑,我流会更自信一些…


图一:官方小瑞

图二:2020年9月我流小瑞 p4

『记录』关于手游弗兰克

♢弗瑞含量超标

♢杂食脑的糊涂算法


弗兰克在我眼里没有切实的剧情比有更有意思,以别的摩为尺度去判断这个未确定的量,体会到当同人女最原始的快乐。


通过最新的时光相册,以库洛为尺度可以瑞琪在十六岁进团紧接着发生后续的剧情。

从这点上看,因为弗兰克进团的时间的不明确

开始糊涂算法——


♢第一个不可知:『弗瑞到底是年上还是年下』


就“弗兰克   ? 瑞琪”这一个点思维发散……

1.弗兰克>瑞琪

2.弗兰克<瑞琪

3.弗兰克=瑞琪


以上三点左右位横跳都能品出不同的风味。


♢第二个不可知:『菩提的身体状况...

345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