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会恰奥利奥的萝卜特

杂食,⚠️慎关。没有感情的机器人,CP观很怪。
罗德尼的老母亲,弗兰克研究学家。祖传ooc砸官方脸。

『弗瑞弗』履霜之戒

弗瑞弗CP向,请注意避雷

♢白话文学家,私设巨人,请多包涵!

♢还没抓错字和逻辑,大家就看个乐。


♢概述:

    瑞琪和弗兰克上位前挫折训练经历的迷茫与决心。


▷《履霜之戒》◁


弗兰克原本梦想并不是当会发光的大英雄,在摩群中当调和剂是他舒适的温泉,这名年轻的骑士又何曾想过哪天重任真的落在自己肩上。


他永远不会知道另一个位面中代理团长弗兰克的一段切实发生的现实,会投影在骑士弗兰克的考核中,那天他比瑞琪先从困境中苏醒,双目迷茫地望向红发菩提和克劳神父,心中产生无数疑问梗在喉间。


他所敬爱的导师只是如同往常一般将手掌放...

有没有一种可能……被书吃掉的。

『弗瑞弗』《很 爵 士》

♢弗瑞弗CP向。

♢烂梗真真坏文明。


“小摩尔去找到你之前,还叫我唱歌给她听,表现出来很的样子比你的表情满意多了。”

“那家伙不会真的喜欢听你唱歌吧?”

“我唱歌真的有那么不堪吗?”


弗兰克看他皱起眉头,也许是自己对他在音乐这方面太苛刻了些,在绝对音准和瑞琪之间他总要找到平衡点的,就像瑞琪也会对他一些举止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没。只是……很爵士。”


喜欢听瑞琪唱歌的都应该不是什么坏摩,弗兰克想。他没想到在这方面他言行一致,把这么一句话从青年营带回了骑士团。要不是仗着“副团”跟团长关系甚好,小队长和骑士们都不敢轻易开这需要衡量关系远近的玩笑。...

马奇诺编号第四十六组曲:Ⅰ ☾ 选段·一

▷恶龙安纳利斯◁


♢存档。

♢不解释。

♢嘎……


🦋

…………

……


“那灵魂在他面前逃跑,逃去往雪山奔去,回到属于它自己的避难所。

“就像一千年前它躲避自己种族的龙群一样。”


安纳利斯曾经住在瑞琪的身体里,

强大的精神力也会被不知何处滋生的孤独感笼罩。


“能够想象您在雪地上跑,我们追不上的样子。”


“它终于用摩尔的躯体爬上了当年栖身所的高度,对以往的安纳利斯来说不过是挥动翅膀就能一跃而上,摩尔四肢的力量又不足以混为一谈。而令它失望的是那副身躯已经快要到达极限,即便冲破风雪,他倒在了一家雪山的原住摩的屋前。

“它...

『R瑞弗』落入湖心的火石

如果说瑞琪是必定会陨落在地球的陨石。那么更喜欢他注定不凡模样的人会更多,不用破碎锤凿开单看其外表,不会看到隐藏在内心的矿石剔透的颜色。

就把RK比作他必须去冲破的气层,包裹在这颗星球的表面,摸不着而切实存在。他们的碰撞会在空中擦出花火,天际能够勾出彗星陨落的弧线。足够的热烈得引人注目,承载无数的梦想和愿望。

而弗兰克也还是一场盐分极高的湖水,被地心引力所紧紧拴在地面,它还可能会因为过度营养致藻类横生呈现出血色的红。那如同镜面似的水面倒映着冲向他的火种和坚硬,最后陨石落入湖的中央,激起千层水花平息烈焰。终将会变回镜面似的平静,只不过被陨石砸穿了中心。

『弗瑞弗』回魂夜·前篇

▷恶龙安纳利斯◁


♢存档。

♢小窗之外不会作过多解释。


《复活的龙骑士》


–“弗兰克团长踏着夕阳走向归途。

   同样血红的披风

   掩盖龙骑士瑞琪被安纳利斯咬穿的身体。”


[图片]


♢关于《安纳利斯》

安纳利斯x弗兰克不是唯一的CP。瑞弗元素还是比较多的,而且商量好已经会成为最后的终点……

『弗安弗』还魂夜·其一

▷ 恶龙安纳利斯 ◁


♢不建议点开。不解释。

♢嘎……是个一时半会很难说清楚的oc。

♢也不会过多作解释,用作跟友友小窗存档用……


圆月。


瑞琪的嗓音变得沙哑奇特,古龙语从喉咙挤出,比起愤恨他更是他惊恐地盯着弗兰克,两个爪子挠着脸上接近眼睛的骨头。


那是安纳利斯脸上钉子曾嵌入骨髓的地方。


金色的头发瞬间被染得半白,徒手捏碎石板床的一角,属于安纳利斯红色的眼珠子染红了瑞琪的眼睛。


“安纳利斯……”


弗兰克抽出士兵的剑刃与他相对。


对方的强大得以把弗兰克手上的废铁撕碎,流下满地鲜血,下一秒用被染的殷红的爪子抓到...

教官你被绑架了就跟我们讲嘛。


『瑞弗』精疲力竭

如图

[图片]


[图片]


感谢京西西成为特邀嘉宾。

23456